百度彩票

商朝亡国竟是因为纣王与妲己的畸形爱情

2018-10-07 15:19:50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管理员 阅读次数:

             

商朝的衰落,自然有它的走向。亡国君帝辛也就是商纣王,真的在这段商的历史上显得如此不体面,尴尬地将王朝落幕了。而许多人将这件事归功于他的妖后妲己身上,尤其是《封神演义》中的大力谴责,与狐相提并论,唾延千年。不过一个巴掌也拍不响,而纣王和妲己的搭配,却更像一个原始的屠宰场,不但杀鸡给了猴看,表面上像是那么假惺惺做了一回事,但是同样也得到了一些周围人的胆寒以及愤怒,导致事态朝着他们不利的方向发展,直至亡国。

(一) 帝辛所处的政治环境

商朝的“武丁中兴”后这种兴盛并没有继续,祖甲以后国内开始没落。一没落,很多百姓就吃不上饭,于是有了许多反叛的情绪。而这种情绪主要集中在帝乙和帝辛的统治时期,东南方的诸侯们纷纷反叛起来,而帝辛不得不出兵征讨莱夷。

商朝亡国竟是因为纣王与妲己的畸形爱情

可以看出这种反叛,根源就是商朝的没落。百姓的生活质量不高了,就容易激发各种矛盾,这时候的人们是难管的。农民不下地种田,工人不务工,贵族与奴隶的艰苦较量,致使这个时代终究要变成一个,要么恶贯满盈,要么食不果腹的不安分时期。这样看来帝辛,在这样祖宗们顺延的基业下再创佳业,多少会有困难。如果遇到一个非常明智,能统大局的君主,恐怕还不至于落得个兵荒国破的地步。但是这种艰难的环境,却客观的存在着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(二) 性格决定了一切

帝辛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为什么他会成为商王朝的亡国君?让后给给起个叫纣王的谥号,来解释他恶贯满盈的一生。亡国这事,总会让许多人悲悯,同时也会让许多人兴奋。但是,帝辛并不是生出来,就是为了亡国来的。他也很想扩大祖宗的基业兴盛一时,同样这是任何一个帝王脑海里想的事。而他的亡国,遭受的骂名,却让几千年来记忆犹新。尤其感谢《封神演义》的成书,让世人知道纣王和妲己这两位凶狠的两口子。

商朝亡国竟是因为纣王与妲己的畸形爱情

难道帝辛昏庸得真的一点不是?其实不然,帝辛这位国君,却是一支绩优股,高富帅的代表。少年时,他就东下战莱夷,披荆斩棘,展现的是一位年轻勇士的作风。亲自带兵攻打南方九苗,将商的范围扩大到了东海以及长江等地。这种英勇扩大了疆域,稳定安民,不过古时的生产技术的低下,必定也会导致战后经济的不稳定性。这位帝辛的国君,非要形容他的英勇,那就是传奇中西方的圣骑士了,或者更像一个十足的白马王子。自身的优势,以及王位的推崇,必定会使这位国君有种高傲的性格,但这种性格是可怕的,他不但具有傲骨,同时更有傲气,或者略加贬义地形容,还带着些许自恋。这些性格或许,都不能足以说明他就是亡国君的可能,但是他的性格却迎合了亡国的步伐。为什么这样说,那就是这种性格的盛气凌人招致的。

人没有完美的,他也是一样,却拥有了一名当君主的致命弱点,那就是贪恋酒色。你会想到这样盛气凌人的君主,他的女人必定也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,可以说为了心爱的人,宁愿摘星星摘月亮。恰巧,这位女人就是生下来,迎合帝辛的缺点的人。两人的结合,仿佛就是一个“天作之和”,和的是无底线暴虐,一个屠宰场的开设,二人的皮肉关系,便是里面血腥的屠夫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(三)制造畸形浪漫酿成祸端

这位妲己自然是倾国容貌,迷倒万千之人,帝辛自然也没逃脱她的美色。而宫中能和妲己争宠的却捉襟见肘,她便成为帝辛唯一宠幸的人。优秀的英勇少年沾惹到了妲己,心中的爱火熊熊燃烧。曾经妲己被送入宫中,嫁到叫传说帝王的人,自觉是非常不开心,非常没趣的如养老院的一生。而这位姑娘倒不是人们想象中,人面兽心,最初的她却也和那些貌美女子一样奇貌端庄,娇艳动人。但她却做梦也没想到,这位君主居然让自己迷得神魂颠倒。而帝辛却是一个十足浪漫的男人,不管花费多大代价,也要让他的女人得到天下女人没有的待遇和荣耀,那么这份特殊,同样也就得有一个相当大的代价付出。

那时的帝辛,修筑许多亭台高阁,观赏优美景色,建造酒池肉林,大口喝酒享乐的同时,还要看青年男女们赤身裸跑。虽然古今形态上不一样,但是他们都属于一种奢侈的高消费。假如商人高消费,他无非就要靠自身的本事来赚取大量金钱,而君王高消费,买单的可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血汗,这点是一点不假的。要维持这种高消费,畸形的浪漫,那就得广纳粮,严苛税。一个君主要是给百姓们嘴里送粮食,他们肯定会夸赞你的好,国泰安康;要是从百姓们嘴里扣粮食,那么他们会一次次地被激怒。

商朝亡国竟是因为纣王与妲己的畸形爱情

正史上记载,帝辛投妲己其所好,荒淫无度。但可怕的是耳根子却又发软,对妲己言听计从,也有旁人在劝慰。帝辛是个居功自傲的人,不允许自己的臣子不听自己的话,甚至多少有些刚愎自用,不听从别人的劝言。为了自己专横的政治,谁要敢不听从就严加管教,工具是妲己创意的“炮烙酷刑”。也是这个屠宰场的核心工具,横放这一个又粗又长的铜柱子,在下面烧着红红的火炭,等烧红了,就逼人跑上去,没走上几步,就跌落火海,想必那地狱的火海也不过如此。这样的做法,无非就是杀鸡给猴看,劝谏的人也都是良苦用心,但他不懂得忠言逆耳的道理,二人的屠宰场又上演了杀比干,囚箕子的惨戏,让人痛心不已。按照自己的残暴方式一味地镇压,让人们对他起到了恐惧之心,也产生可更加愤怒之心。

虽然商的灭亡存在许多不确定性的因素,如东战莱夷造成国立亏空的说法,和西周的政变让帝辛多少会措手不及,还有罪状说帝辛任用贱民为官,侮辱贵族,实说却也是矛盾的激发。但客观因素总不能成为失败的决定因素,而主观失败的迎合促成了这桩交易,失败与爱情充斥的畸形浪漫,成为民不聊生的导火索。百姓怒,同样诸侯,臣子们也会被镇压得喘不过气来。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,帝辛坚信自己的思想,但这种极端地爆发,却使身边的人极度地吃不消。这种镇压终归是短暂的,于是那个曾经被他关押的西伯侯姬昌,由于修德养善,得到了当地人们的拥戴,部族也逐渐强大起来。他广纳贤良,聘请姜尚辅政,与诸侯们结交,形成了一股新的强大势力。而帝辛在他残暴的政治下,把诸侯的心伤的七零八落,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了。这样的形式很明显了,等到姬昌去世后,他的儿子姬发公然带兵伐纣,最后帝辛逃回朝歌,但姬发的兵已经兵临城下了,他只好纵火结束了自己高傲的一生,即使再多的不应该,再多的一个巴掌拍不响,也结束了一个曾经辉煌的时代。